2017年9月30日 星期六

2015年綠島學員心得-呂逸松

  一早,看到了台東如此大的風,便讓我心生擔憂,是否營隊會停止舉辦,還好在活動前都沒有接到電話,便讓我放心。
  其實,報名這一次的活動,我是為了重新再回到綠島,抱持著邊遊玩,邊體會綠島,探索它的秘密。

  但是在這個營隊中,我改觀了,原本歷史課本上,簡述的白色恐怖的事件,受難者在我眼前活生生的站著,審判者的無情,剝奪了他們寶貴的青春,留下了他們的無奈。

  我們坐在地板上,像孫子在聽爺爺奶奶說故事。分享著他們的心情與故事,當他們被抓時,正值我們這樣的年紀,可能就是大學生,或是高中生這樣般的年紀,皆是明星高校的學生,經過了考試,到了令人稱羨的學校,但是卻是因為朋友間的談話,或是參加自治活動,而不明不白地被抓起來,關在這火燒島的監獄中,而未能完成他們的學業。

  在這監獄中,每天提心吊膽,隨時擔心自己是不是被槍殺的那一位,也替被抓出去槍殺的夥伴感到哀悼,有多少人因為不滿執政者為了快速破案的嚴刑拷打,而想要自殺?又有多少人為了生存,活在身心勞累以及害怕家人的擔心的煩憂中?

  幸運生存而出獄的,並未是審判無罪出獄般的自由自在,標籤在他們的身上,影響他們往後的日子,也同時影響他們的家人,讓他們在社會中只能低著頭過日子,並且像是犯人般,隨時活在被監控的日子。

  因為標籤,他們無法有正式的工作,其中一位僑生,也因為白色恐怖,讓他無法有中華民國的身分證,幾年露宿公園的日子,為了不讓家人擔心,所以開始編織謊言,謊稱自己在台灣過得很好,並且防止家人來台探親,因為不想讓家人看到他窮困潦倒的模樣。

  當我們經過一面寫著滿滿已逝者名字的牆壁,或許對我們而言,只是一個曾經活在世上,卻素昧平生的人,但是卻是他們曾經一起相處過,共患難,但是卻無法一起走出這牢中的朋友。看著他們走過一遍又一遍,撫摸著牆壁上的刻字,口中喃喃,眼淚,便從他們的眼睛中滑落,看在眼中,我們只能不捨,卻無法體會他們當事者有的感慨。

  每一次來到這牆壁,對他們而言,是多麼痛的體悟,但是為了將這被歷史課本上所輕描淡寫的歷史給予更多人知道,他們努力地分享、演講,而基金會一直努力舉辦這活動,是給受難者一種安慰,因為有人願意知道他們曾經受到不公平的待遇,將這故事傳承,史書刻意遺忘的歷史,就讓我們用我們的努力,將這段故事傳下去。

   當事者對於兩蔣的憤怒,是如此的清晰,但是他們卻並未盲目,我曾經問過一句,是否會將對兩蔣的憤怒移轉到他們的子孫中,她回答我說:他們的憤怒針對當時的執政者,子孫是無辜的,並且還誇蔣友柏的才幹。這樣的氣度,讓我感到佩服。

   反觀看到現在學生的自由自在,將自由視為隨便,覺得民主就是他們高興就好,或許也因為,就是沒有經過自由被剝奪的日子,從來就不會知道自由的可貴。

  這一次的營隊真的很能感受到主辦單位的用心,努力地籌辦這次的營隊,當我看到有人拿出政黨營隊的住宿與伙食,而抱怨這一次的營隊不足,並且抱怨逛街的時間太少時,我不禁納悶,或許她跟當初的我一樣,只是把這次的營隊當作出遊,而非體驗歷史。


  我真的感到我很幸運可以參加這次的活動,雖然並未能與一起報名的朋友參加,但是這個營隊,真 的讓我收穫滿滿,體會很多,也讓我知道,原來我有的那麼多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